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億萬級智慧城市蛋糕,有人嘗到了,有人弄掉了

2019-11-19 09:13
億歐網
關注

2013年,我國設立了第一批智慧城市試點,智慧城市在中國的落地建設正式起步。6年的時間,中國成為世界上智慧城市數量最多的國家,云服務、大數據、物聯網等技術快速迭代,催生了數量眾多的商業應用和創新,推動著智慧城市的建設步伐。

隨著智慧城市建設邁入第三次浪潮,我國的智慧城市建設也已進入關鍵時刻。呈現出新型智能化基礎設施建設加快、人工智能技術廣泛應用、產業生態更加繁榮、城市治理能力現代化等一系列新特征。智慧城市的建設愈發火熱。

在今年高交會期間,智慧城市也被捧為掌上明珠,成為各大論壇與展商熱議的主題。其中,國家信息中心和IDG亞洲更是聯合舉辦了1個主論壇+2個平行論壇,來討論智慧城市未來發展,足見城市的智慧化發展是大勢所趨,勢在必行。

連點成面,切實落地,分享億級蛋糕

智慧城市這塊蛋糕巨大,政府和智慧城市領域大單頻出成為今年的主題,據億歐智慧城市統計,從年初的廣東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的10億大單、長沙人民政府電子政務管理辦公室2.4億大單,浙江省大數據發展管理局1億大單,到近期東莞數字政府三年超過27億的建設大單,中國政府數字化投資可以說在智慧城市領域“豪擲千金,高歌猛進”。

目前,已有不少中標者搶到蛋糕,大快朵頤,且智慧城市體量巨大,是個萬億級的市場,大中小企業都有機會在其中找到一份屬于自己的美味。而這些吃到“蛋糕”的企業都有著優秀的共性,以及自己的方法和秘訣。

“做智慧城市最重要的就是,需要踏實做事,結合實際場景落地,而不能只是技術升級。”

新華三集團數字大腦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岳鵬在高交會期間接受億歐智慧城市專訪時說到。

作為數字經濟里非常重要的子集,智慧城市已經走到了第三個階段。

智慧城市的1.0時代,是由技術驅動的,主要以政府單條線的信息化建設和應用為主要模式,但并不注重數據的橫向打通和交換共享。

智慧城市2.0時代,是隨著大數據、物聯網、移動互聯網、云計算技術的盛行,以集合多行業、多需求、數據融合共享為代表的場景式應用,逐漸成為驅動智慧城市發展的主要動力,例如“互聯網+”政務、并聯審批等典型應用,就是打通多個委辦局的業務數據,將多個業務部門負責的事務集合到一個場景中進行解決。

而智慧城市3.0時代,因為海量的政務數據、社會數據被實時的匯聚、共享和在線計算,從而衍生出新的需求和解決方案。

岳鵬認為這些智慧城市時代其實不能真正的反映城市的智慧程度,因為這是從技術上去劃分的。要真正做好智慧城市不是簡單的技術升級,而是需要結合用戶實際場景落地,讓社會全面參與。

“全員能參與的智慧城市建設才是真正的智慧城市。項目能提升城市居民的獲得感、滿意度和幸福感,才能在智慧城市的市場競爭中獲得最根本的價值。”

智慧城市涵蓋范圍廣泛,并沒有一個特定的標準,且國內開展城市眾多,難以一蹴而就,快速占領市場。岳鵬表示,“連點成面將會是做好智慧城市的重要方法。”連點成面就是指在每個區域投入重點城市,每個城市投入重點場景,然后深化去做,再連起來成為一個整體。

這樣可以積累智慧城市領域大量跨地區、跨行業的服務經驗,而任何在智慧城市領域深入拓展的企業,都必須通過長期的跨行業經驗來完成實踐的底蘊。

狂歡過后,吃到蛋糕的“人”開懷大笑,但也不乏有些“人”到手的蛋糕掉了,只留下一地狼藉。

重建設,輕運營,忽略客觀一地狼藉

自IBM于2008年提出“智慧地球”概念以來,世界各地都在建設智慧城市。中國的響應速度和執行速度處于領先地位。根據德勤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現在全世界有1000多個智慧城市正在建設,其中中國就有500個,占了一半。

但是,吃到蛋糕的終歸是少數,大量智慧城市失敗案例頻現。例如韓國的松島淪為“智能鬼城”、武漢1.75億元智慧城市項目爛尾。在智慧城市建設的熱情和熱度都很高的當下,在實際建設的過程中,我們更需要些“冷”思考。

“出現這些問題的最根本原因是,建設者忽略了客觀規律。智慧城市走到最后都是殊途同歸,就是服務人民,差別只在于能做到多細,能不能真正做下來,是一個服務于表面、用于參觀的智慧城市,還是一個真正讓百姓有獲得感的智慧城市,這是我們最核心的思考。”軟通智慧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戰略官葉毓平在接受億歐智慧城市采訪時說到。

如今許多智慧城市企業都太急功近利,忽視城市發展的客觀本質,沒有強調個性化與長效機制,更有甚者,許多企業的頂層設計就有問題,項目還沒落地就已經是淘汰產品。

此外,“碎片化、同質化、重建設、輕運營”是目前智慧城市建設普遍遇到的問題。“尤其是運營環節,這是影響人民群眾是否有獲得感、滿足感、幸福感的重要環節。運營就是可持續服務,是項目運作的良心所在。”葉毓平補充道。

“重建設、輕運營”也是過去十年智慧城市存在的問題。過去建設存在很多問題,一個一個項目來做,導致項目做完就走人了,要找他很困難。“我曾碰到這樣的問題,一個很簡單的需求需要等半年,因為做項目的人已經走了,可能就留一個人下來收拾。做項目是需求導向,客戶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而不是反過來思考,如何更加主動的為客戶提供解決方案,幫客戶做得更好。”葉毓平回想起軟通智慧的經歷說道。

這些都是把蛋糕打翻在地的罪魁禍首。

以人為本,鑒知往來

在新發布的《全球半年度智慧城市支出指南》中,IDC預測,2023年全球智慧城市技術相關投資將達到1894.6億美元,中國市場規模將達到389.2億美元。如此誘人的蛋糕怎拿下?

從頂層設計做起,頂層設計是對智慧城市大目標的拆解。既能從根源上避免盲目建設和不必要的資金投入,還能夠幫助業務部門梳理清楚后續業務關系、數據運行,使持續運營更流暢。在頂層設計環節,就要考慮到項目可行性和效益的平衡,劃清責任人,在最根源處尋找解決之道。

“頂層設計要以以始為終的心態來做。”葉毓平說。大建設、大淘汰。系統建了兩年,發現就已經落后了,甚至于有些項目開始建設就已經落后了,這要求我們反思,要以終極的智能化目標做頂層設計。

更重要的是,頂層設計還要以“以人為本”的心態來做,智慧城市不僅要服務管理者,更要服務居民服務,為廣大的市場需求服務。這才能遵循城市的客觀發展規律。

“智慧城市邊界越來越模糊,除了做好頂層規劃,聯合行業生態伙伴互惠共贏是必不可少的。”岳鵬針對這一問題補充道。持續構建具有強大生態融合力的無界生態體系,聚合一切有能力的智慧城市合作伙伴,以創新開放的合作模式,聚焦行業最佳方案的開發和落地,才能助推數字經濟和智慧城市蓬勃發展。

岳鵬還提到關鍵一點,智慧城市項目牽涉多方,一定要有一個領頭人,而這個角色最好的扮演者就是政府。岳鵬表示要想解決系統性的難題,必然要求決策人上移,這需要政府有更大的決心和魄力來帶好頭。此外,一城一策、因地制宜也是岳鵬認為的關鍵要素之一。

如今,建設智慧城市的口號聲愈發響亮,但實踐告訴我們,智慧城市并非萬靈藥,避免停留在表面,將智慧城市做深做透,才是真正的百年大計。

版權聲明

本文來源億歐,經億歐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或內容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作者:張偉超來源:億歐

聲明: 本文系OFweek根據授權轉載自其它媒體或授權刊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我們。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2019最新六合图库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