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豐田氫能入華

2019-11-13 10:36
香橙會
關注

豐田氫能入華

2019年進博會上展示的二代Mirai

2019年,豐田汽車公司(以下簡稱“豐田”)頻頻在中國達成氫能領域合作,其本質大多是利用豐田在氫能源汽車方面的優勢技術,結合中國合作方的銷售能力,將產品導入中國市場。

這對尚在起步階段的中國氫能源汽車產業鏈來說,挑戰和機遇并存。在新的國際環境下,也考驗著政策制定者們。

一、豐田入華路徑

4月,清華大學成立“清華大學-豐田聯合研究院”,研究方向包括氫動力和未來出行等。

同時,豐田開始向中國商用車廠商銷售氫燃料電池組件。首先,系統供應商億華通,決定采購豐田的電堆和零部件,配備到北汽福田生產及銷售的氫燃料電池大巴上。7月,豐田把同樣的合作模式,復制到一汽股份、蘇州金龍及上海重塑上。

中國兩家目前規模最大的氫燃料電池系統供應商,順利被豐田“拿下”。

不滿足于銷售電堆和相關組件,豐田在今年9月又聯合中國一汽和廣汽集團,將與后兩者共同制造氫燃料乘用車。

豐田在氫燃料電池汽車領域的耕耘已有20多年,其生產的氫燃料電池乘用車Mirai全球銷量接近萬臺。正在上海召開的第二屆中國進口博覽會上,豐田展示了第二代Mirai產品(如上圖),預計將于明年投放市場。

但Mirai在日本國內的累計銷量,還不到北美的一半,豐田一直急于將大筆投入的氫燃料電池技術,在日本以外找到可以變現的應用市場。

中國是眼下最合適的目標。

二、對中國本土企業全面碾壓?

中國氫能源汽車市場處于擴張早期階段,過去3年創業企業不斷涌現,高校和科研院所紛紛將多年研發的技術做商業轉化;上汽集團和東風汽車的兩款氫燃料電池商用車,10月份剛剛拿到首批國補;僅廣東省佛山市一地,就決心在2019年實現千輛氫能公交車運營。

一家做膜材料的跨國企業巨頭人士指出,豐田在氫燃料電池汽車很多細分領域的技術,對中國本土企業具有碾壓優勢。多年商業化產銷經驗,使其生產成本也已經遠遠低于中國同行,一旦豐田以價格戰方式進入,中國企業幾乎沒有存活空間。

搶先使用豐田技術,產品領先國內市場,這是部分主機廠和系統廠商同豐田牽手的核心原因。

“作為一家在氫能領域后發的車企,長城也一直有和外部先進技術合作的探索,類似的可能性不能排除,未來也是希望能達成相關合作。” 長城汽車氫能戰略總監張健上月在參加如皋FCVC大會時對香橙會研究院表示。

系統供應商泰歌氫能CEO朱水興說:“我覺得(豐田氫能入華)是好事情,至少可以把中國乘用車的產業化和規模化往前提幾年,極大地促進市場化的速度,加強競爭。我們持開放態度,合適的時機也會選擇合作。”

包括鋰電產品線在內,豐田今年可謂全面技術入華,這在以往是從未有過的開放姿態。去年5月在接待到訪的李克強總理時,豐田社長豐田章男曾表示:“當今的汽車行業正經歷著百年一遇的大變革,而引領變革的就是全球發展速度最快的中國,我們將與時俱進,全力追隨中國的發展步伐。”

一家燃料電池系統生產商負責人認為:“所有的外國發動機零部件廠商,在過去內燃機時代,他們從來沒有在中國如此大方過,中國自主品牌要買日本發動機、變速箱,買不到的;為什么現在到了氫能時代,他們愿意把電堆賣給中國企業?我覺得是幾個考慮。”

“一是日本已經進入氫能社會,以日本冬奧會為標志,他們規劃有4萬臺氫能車要跑起來,日本沒有足夠的市場和能力把這個氫能汽車形成產業化規模,只能用中國的市場盡快把工業業務帶動起來;”

“二呢,Mirai已經賣了4、5年,美國賣歐洲賣,就不賣給中國,他們擔心產品到了中國,很快會被拷貝過來,他們有防范的心思在里面;日本一貫的做法是最先進的產品和技術一定不是給中國合作伙伴的。豐田現在是在調整自己的策略,不光是整車,核心發動機零部件也可以賣給中國。跟廣汽合作,這個燃料電池發動機也采取更市場化的方式,這樣創造市場,創造更多利潤,整車兩條腿走路,通過合資的方式,占領市場。”

從豐田和億華通、重塑對外宣布的合作模式看,豐田在銷售電堆的同時,還要搭售部分系統組件。所以,與主機廠和系統廠商對豐田的接納態度不同,電堆、膜電極、雙極板,以及系統內其他核心部件供應商,就沒這么待見豐田了。

因為這一次,豐田帶來的挑戰,遠非巴拉德向國內企業授權電堆知識產權這么簡單。

一家國產膜電極公司董事長顯然有些焦慮,他認為核心材料和零部件的前置成本很高,企業需要大量研發成本與時間,豐田之所以采用電堆+零部件打包銷售的方式,是因為只有完全用到自家的材料和組件,才能產生最穩定的效率,這里面任何一環,中期皆看不到被豐田吸納作為國產替代的可能性,而外部供應商也不符合豐田的策略。反觀中國同類型產品,好一些的正在經歷初步商業化驗證,其他可能中試階段都還沒到,是沒有辦法正面迎擊豐田的。

其他接受訪問的產業鏈相關企業也都表達了接近的觀點。

當然,豐田電堆并非無懈可擊,比如在個性化配置、經驗僅限乘用車這些方面。

國產電堆生產商上海氫晨總經理易培云表示,氫晨的電堆能夠根據客戶各種需求從事定制化開發,當客戶要求更高性價比時,通過增減節數,來配比更經濟的DC-DC和空壓機,實現降低整個系統的能耗,提高轉化效率。在研發和售后響應方面,豐田也不可能達到中國企業的靈活程度。

清能股份(872589.OC)總經理張弛指出,豐田電堆此前經驗均基于其乘用車產品,進入中國市場后,面對的是一個以商用車為主的應用端,尤其在大功率長距離場景方面,國產電堆已有做示范運營,豐田產品離上路還很遠,產品可靠性無法保證。

三、政策制定者的大智慧:如何只要鯰魚,不要引狼入室

但無論是主機廠、電堆/系統廠商,還是各種零部件供應商,全都對政策制定者發出呼吁。

談到如何有效保護國產技術成長,又能維護良好的市場競爭時,某主機廠氫能條線負責人對香橙會研究院坦言,這是國家層面需要考慮的問題——雖然市場需要公平競爭的環境,但法律法規制定時,需要多考慮各種因素,直接把外部的電堆或者系統引進來,可能會對國內企業產生傷害。

他進一步說:“我們聽說有這種政策,國外要供應系統,電堆必須要在國內生產;銷售電堆,核心零部件必須要在國內生產。”

可國產化率在零部件生產企業這邊,有不同的理解。他們認為,國產化率應該要求更高比例的國有技術生產,不僅僅是落地國內產線就行,否則在有補貼的情況下,最終仍是被海外技術收割了中國的補貼,在沒有補貼的情況下,中國也只是充當了市場角色,豐厚的利潤到了海外企業手上,就像以往很多行業發生過的那樣。

上述主機廠人士還說:“我們覺得這些方面的法律法規,包括稅收啊等等政策,要一步一步地引導,第一把外部先進的經驗引入進來,第二也要培育國內企業的發展。”

2014年,國家最高領導人在考察上汽集團時曾強調,發展新能源汽車是我國從汽車大國邁向汽車強國的必由之路,要加大研發力度,認真研究市場,用好用活政策,開發適應各種需求的產品,使之成為一個強勁的增長點。

豐田電堆明年產能預計將擴張至當前的五倍,屆時一定會在中國尋求更多的系統或主機廠合作伙伴。如何利用豐田為代表的其他海外優勢技術,促進我國氫燃料電池汽車行業,尤其是生態鏈頂端的技術發展,是考驗政策制定者們的大智慧。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2019最新六合图库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