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WeWork暴雷 全球自動駕駛恐失最大“接盤俠”軟銀愿景

2019-10-10 11:17
車智
關注

超級獨角獸(估值100億美元)制造機的軟銀愿景基金,其掌門人孫正義公開宣稱“在過去幾年的投資回報率讓其覺得羞愧和緊張不安(embarrassed and flustered)”,在今年6月份,軟銀愿景基金則宣布投資回報率為62%。

據外媒報道:有消息人士表示,7月宣布募資規模為1080億美元的軟銀軟景基金二期(SoftBank Vision Fund 2),最終規模可能遠低于目標募資金額,因為主要投資者尚未簽署協議,僅有軟銀集團本身出資380億美元的承諾。

軟銀愿景基金是孫正義在2016年發起,并在2017年注冊,首期基金規模約為970億美元,高于美國整個VC行業在2018年的募資總額,而二期基金目標募資規模為1080億美元。成立后的軟銀愿景基金,在過去的兩年多投出了超過800億美元。

Uber、滴滴和WeWork,應該是軟銀軟景基金投資最多的前三家初創公司,均投資了100億美元左右的現金,恰恰是這三個超級獨角獸,導致軟銀愿景基金陷入到今天的局面。有媒體報道稱,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Scott Galloway甚至預言,愿景基金將在12個月內關閉。

一旦資本市場失去了千億規模的軟銀愿景基金,對于全球的獨角獸公司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甚至對全球AI行業、尤其是需要巨資的自動駕駛行業也是巨大的打擊。因為SoftBank VisionFund 2的主要投資領域就是AI賽代,自動駕駛被認為是其買下出行賽道后要買下的新賽道,并且已經在陸續出手了。

01

暴雷的Uber和WeWork

Uber、WeWork和滴滴,這三大軟銀及軟銀愿景基金一手捧出來的明星項目,其中軟銀愿景基金投資Uber約92.5億美元,如果考慮UberATG的話,就接近100億美元了。軟銀愿景一度計劃單筆投資WeWork超過100億美元,但被基金出資人叫停。

但軟銀和軟銀愿景基金在WeWork上的投資規模仍舊超過100億美元,對標Uber的滴滴出行,軟銀及軟銀愿景基金投資了96億美元,其中80億美元是在2017年投資的,16億美元是在今年孫正義接受CNBC采訪時表示投資的。

恰恰是上述三個讓軟銀及軟銀愿景基金投資了100億美元規模資金的項目,讓軟銀愿景基金在今天蒙受了巨大的壓力,其中,已經上市的Uber造成了實際的賬面損失,最新30美元以下的股價已經低于軟銀愿景基金33美元的持股成本。

至于IPO叫停的WeWork,則是軟銀愿景基金目前踩中的最大一個雷,其估值從470億美元下滑到100-120億美元的區間,470億美元的估值正是軟銀愿景基金在今年1月份的投資估值。

Uber的賬面虧損還可以接受的話,在WeWork上的情況則讓行業嘩然。從商業邏輯上來看,WeWork的核心商業模式是類似二手房東的房屋租賃類收入,這類商業模式依賴的強運營能力,而非科技創造力。迄今難以理解志在科技領域的軟銀愿景基金,為何要在WeWork上砸出重金。

Uber和滴滴的問題有相同的地方也有因為地域差異而不同的地方,Uber在上市后遇到的調整是盈利能力擔憂,以及最近的關于司機的勞工性質問題:兼職還是全職。現在是兼職模式,Uber不需要為司機購買保險之類的保障,一旦是被定義為全職,則需要Uber為司機支付更多的成本。

滴滴在中國的問題更為復雜,包括了安全問題、監管問題和更為開放的市場競爭問題等。由于安全問題,滴滴唯一賺錢的順風車業務已經下架一年有余,迄今上線遙遙無期。

監管問題則是在于司機的合規性問題,這導致滴滴的運力大幅度下降,并且陷入與監管層的角力。更為開放的市場競爭,在于各地域性的網約車業務在蠶食著滴滴的市場份額,這點在上海體現著可能是最明顯,甚至一度傳出滴滴APP要被在上海下架的消息。

Uber和WeWork構成了實際性的損失,滴滴由于順風車安全問題被迫推遲IPO計劃后,其估值遭遇了巨大的挑戰,有媒體報道稱有機構在五折脫手滴滴股份。由于滴滴尚未上市,也沒有爆出類似WeWork的IPO估值,暫時還是處于“安全”的情況。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種種的原因,Uber和WeWork的創始人,都已經被投資人“掃地出門”。

02

如何影響自動駕駛發展

全球科技領域的創業公司,尤其是技術密集型和資金密集型的AI行業,包括自動駕駛行業,頭部的初創公司,大多都希冀拿到軟銀愿景的投資,迄今為止,軟銀愿景基金有三次比較典型的出手,如果算上ARM,就是四筆典型出手。

最先在自動駕駛領域獲得軟銀愿景基金投資的是通用汽車在2016年并購的Cruise,先后獲得軟銀愿景基金33.5億美元的投資,其次是Nuro,單筆獲得軟銀愿景基金9.4億美元的投資,最后是Uber ATG,軟銀愿景基金拉著豐田和電裝投資了10億美元。

ARM是軟銀在2016年以320億美元并購的芯片公司,押注物聯網世界的計算能力。隨著軟銀愿景基金的成立,軟銀將ARM的25%的股權以80億美元的估值出售給該基金。

在剛剛過去的ARM TechCon 2019大會上,ARM宣布與通用、豐田、電裝、大陸、博世、恩智浦和英偉達等公司成立自動駕駛計算聯盟AVCC(Autonomous Vehicle Computing Consortium),希望以協作的方式解決安全和計算問題。按照規劃,ARM將在2023年重新上市。

從布局而言,軟銀愿景基金在自動駕駛是剛剛出手,Cruise是乘用車領域,Uber ATG是Robo-Taxi領域,Nuro是最后一公里,在更多的場景,如重卡;更多的市場,如中國市場、歐洲市場等,更多的產業鏈上下游,如傳感器、計算單元、控制單元等,軟銀愿景基金需要更多的資金去完成自動駕駛的布局。

原計劃規模高達1080億美元的SoftBankVision Fund 2,目標是AI領域,相信在VisionFund 1買下共享出行賽道后,Vision Fund 2應該全力去買下自動駕駛賽道,在接近2000億美元砸進去后,自動駕駛共享出行,包括人和物的出行,有可能會迎來成本和效率的質的飛躍。

出行賽道是這場出行變革的模式創新,自動駕駛才是真正的技術創新。買下了出行賽道的軟銀愿景基金,沒有理由不去買下自動駕駛賽道,唯一的阻礙可能就是因為WeWork的暴雷,導致Vision Fund 2的募資出現困難,當然了,孫正義還有Plan B,那就是選擇來自中東的石油美元。

自動駕駛是技術密集,更是資金密集型產業,產業鏈的上下游,甚至是更多的巨頭,跨界來到了這個行業,隨著更多的資金、更多的人才、更多的企業涌進來,自動駕駛行業才有可能不會又一次集體踩空。

全球科技領域創新不能失去軟銀愿景基金,但是,手握重金的愿景基金,需要做的是,選擇最好的,而不是選擇最貴的。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2019最新六合图库资料